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智魁

专注读写教育20年,呼唤教育改革的内生动力!

 
 
 

日志

 
 
关于我

香港公开大学教育硕士 中学生语文类报纸《学子读写》报总编, 主编学生作文书30本,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各类文章300余篇,连续十多年参加陕西省高考语文阅卷工作,并任阅卷组小组组长。深入中学校园,做过100多场关于写作的报告。中学语文骨干教师培训班教师,愿结交更多热爱中学生读写教育及其研究的朋友。 《学子读写》报电子信箱: xueziduxie@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翰墨千秋事,金石不随波 ——记西安作家协会理事吕虎平  

2016-03-23 10:29: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子读写》报特约记者 苏畅

泰戈尔有言:“我抛弃了所有的忧伤与疑虑,去追逐那无家的潮水,因为那永恒的异乡人在召唤我,他正沿着这条路走来。”江湖的山水比梦更深,来日相忘的人们在江湖上漂,我们目送飞鸿远去,我们手挥五弦,静观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在自己的世界里勤勉地活着,自在地活着。

辗转西安、成都两地,吕虎平的心中始终装载着故乡。他说,一个写作者,只有心中装着故乡,才有可能超越故乡本身,才会得到神示的力量。远离故乡并非逃离,而是让思想回归人性的本质,回归原初、善良、纯净和活力。

在与吕虎平短暂的交谈中,他的儒雅之气便深深地让我折服,安静而不失活力,绅士又不乏风趣,正如他用朱自清《荷塘月色》中的句子来形容自己一样,“我喜欢独处,也喜欢群居”。整个采访过程中他娓娓道来,从容不迫。生活是一件麻烦的事情,焦灼、急躁、缓慢不平的时候多,而安宁、平静、沉着稳定的时候少。我很喜欢、很向往吕虎平的这种生活状态,很安宁,内心安宁,但从不荒凉。

在多舛的命途里,追寻诗意与自由的栖居

书香有道,画意悠远,这是一种饱含精神意义的生活。幼时的吕虎平对画画存着狂热的喜爱,这是一种天赋。一个青葱少年为着美好的梦想而执着,这是何等幸福的事情。我们可以想象到一个少年在田野间奔跑,向着阳光呼喊,憧憬着未来,守望着心中的梦。但那是的人们大都有着绘画是不务正业的传统观念,认为绘画不能当饭吃,不能当水喝。在吕虎平被特招到西安美院预科班时,受到文革冲击的家很难去支持一个少年的爱好,他不得不放弃这个梦。如果不是这次的遗憾,今天我们所了解的也许会是一位画家。

吕虎平的创作启蒙离不开他初中的语文老师张广羽。这位教师同是文革期间有着坎坷命运的人,文革平反后,她便从事了这个需要奉献和爱心的事业——人民教师。张广羽老师订阅的《延河》《长安》《人民文学》等杂志对吕虎平阅读写作能力的提升起着重要作用,新到的杂志有时候张广羽老师自己还没来得及看便拿给他阅读。张广羽老师知道他家中困顿,又深知他勤奋好学,便经常买作业本、钢笔送给吕虎平先生。他回忆到,初中时自己的作文本一本也没留下,都让张广羽老师作为学生的优秀作品收集装订了起来。正是在这么优秀的老师的谆谆教导下,吕虎平对写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那时候,班里有个同学模仿艾青的《黎明的通知》写了一首《夕阳的告辞》,发表在了《西安晚报》上。年轻的好胜心总是不愿服输,于是,吕虎平也灵感勃发,写了一首《种蓖麻》发表了。当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文字变成了铅字,内心的激动与成就感更是满怀,揣也揣不住。正是有着这种不服输、不认命的斗志,作者在日后的生活中逐渐积淀,不断酝酿,靠着自己敏锐的洞察力和穿透力,完成了《镜与像》这样优秀、耐人寻味的诗集。吕虎平坦诚地说,写诗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斟酌意象,体悟意境,字里行间要渗透诗歌的厚度和生活的敞亮,一部作品的力量价值,不仅在于它的现世影响,更在于它具有传世的张力和质感。而在这样浮躁喧嚣、哗众取宠的时代,吕虎平依旧能保持着一位作家内心深处的良善与悲悯,在文学的创作上发光发热,这多么可贵!

他大概有二十多部作品都写到过自己的母亲,写父亲的作品屈指可数,可是,写母亲的文字全部加起来也及不上写父亲的那几篇文字多,比如《折腾》《父亲是一扇紧闭的门》等作品。著名作家方英文先生说他的文字是“美丽的忧伤”,这些都是真诚感人的文字,绝不矫揉造作,绝非生搬硬套。吕虎平给我们讲了一段往事,回忆里的故事,越是久远越是具有力量,就如同酒,年代愈久韵味愈浓醇。吕虎平的父亲在当门卫的时候,意外的捡到三千元钱,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我们很难体会到三千元钱在那个时候是多么难得。可是这位朴实善良的父亲,没有任何私心,找到失主归还了这笔钱。父亲从小就教导他,日子再苦,我们都得靠自己挣。人这一辈子,要用多少努力和勇气才能做到这份坚守,一位普通却不平凡的父亲用生命和时间守护着这个简单而深刻的人生信条。

吕虎平是在工作繁忙、身心俱疲,一天写一段的状态下,耗时十三天才完成了《折腾》一文,他用“好玩又好读”来定位自己的这篇文章。我们总是在生活的琐碎中迷失了自己内心的热忱,生活仿佛给我们投了慢性毒药,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被生活麻痹、逐渐对很多东西都视若无物。而吕虎平却耕耘着生活,捕捉生活的原汁原味,用自己的文字讲述年长的缄默,洞察世事人情以后的恬淡豁达,寻找诗意的生活和灵魂的皈依,这便是写作的快乐。

用孤独和敏感的视角观照人生百态

释迦牟尼有句名言:“不悲过去,非贪未来,心忘当下,由此安详。”吕虎平的作品关注底层生活、底层人民。他善于用沉静的思绪和敏锐的洞察力关注生活的痛处,每一个地方都赋予着它本身的人文历史情怀,他用博大的胸怀感悟生活的原生态。他谈到:“作家应该用文字的冷让读者感到叙述背后的温暖,这种具有疼痛感的文字并非是揭示社会的伤疤,而是唤起人们对底层生活的关注。文章应是对社会有利的,应呈现出对现实的观照。”

加缪和纳博科夫是吕虎平所喜爱的外国作家,加缪的文笔简洁明快、朴实,始终保持着传统的优雅笔调和纯正的风格,吕虎平说加缪的随笔肯定了精神世界的力量和新人道主义的精神。纳博科夫的小说,更是在庞杂中一针见血,他对于咬文嚼字以及生活细节描写的钟爱,对吕虎平的创作有很大的启迪。吕虎平反感文以载道,他回避政治,那些生搬硬套,条条框框的创作都是虚假的,真心的东西容不得马虎,关乎歌功颂德的文字是没有丝毫弹性的。他的散文,细腻而敏感,唯美但不虚华,真实又不粗砺。他不会为写什么而写什么,字里行间的疼痛感给人以沉重忧虑和反思,就像是“散碎的阳光”,洋洋洒洒,不只是在告诉人们关于人间的真实,更是在唤起一些沉睡着的美丽的心,洗涤人们的心灵,不浮不躁,不慌不忙。

真实的人生它本来就有疮也有孔,这世上不是没有丑陋与险恶,可是我们应更加坚信,向往善良和光明,才能够令我们不惧黑暗。每一个踏实勤勉的灵魂所散发出来的温暖光芒,都值得被更多眼睛看见。吕虎平的人格魅力所折射出的悲悯情怀与纯正的慈悲心,正是我们很多人最薄弱,最缺少的。韩少功和史铁生是他创作的灯塔,正因为他有着良善的心灵和真情,和他坎坷艰苦的人生经历,他深入群众,切入底层,体验民生,关注勤恳朴实的劳苦大众,成就了他的著作《单面人》《散碎阳光》等。这些作品有创意且富有实质性,并非部分作家一味地无病的呻吟和高声的冰冷呐喊。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荣耀,孤单与脆弱的精神苦旅是作家必须忍受的磨砺,浮华焦灼的现实社会,孤独的气质难能可贵。一个人走,一个人思索,一个人沉醉,一个人忙,一个人烦恼,一个人体会,这何尝不是在精神的孤岛上灵魂得以栖居的安详。

生活可以随心所欲,但不能随波逐流

只有一个人在旅行时,才能听得到自己的声音,它会告诉我们自己,这个世界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宽阔。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大都在行走中饱含着对生活与理想的激情进行合作,把才情倾注于人世百态,诗情流传千载,留下了无数醉人心弦的传奇,尘封在历史的暗处等待后人的探幽。纵是诗仙李白“斗酒十千恣欢谑”的豪迈也少不了宴会与交往,文学创作闭门造车只会走进死胡同。

“不趋同,不从众。穿透生活最深处的痛,贴近泥土,眼睛向下,深入地层,揭示真相。”这是吕虎平的创作原则。在这个利欲熏心的时代,文学的生命力难免受到物质的污浊。有些作家大声喧哗,自我膨胀,忘了创作的初心与本真,一味的追求名利与奖项,文章失去了生命的活力和厚积薄发的张力,丧失质感只是盲目炒作,用那些好不容易获得的虚假名利进行自我蒙蔽,沾沾自喜,迷失了方向。哗众取宠为得到而得的行径,已不再是神圣的文学创作,这种作为就如同被利益驱使的小丑一样荒唐可笑。

一个作家必须要有作家的灵气,一部作品必须要有纯正的质感,这样读者才能有心灵的触动和思想上灵动的烟火。吕虎平正是秉着这样的坚守,才成就了一部又一部作品的深刻性。作家的个性化和独立性更是作家本身人格魅力的再现。《棉花》《吹过院墙的风》《穿过夏夜的黑》《父亲母亲》等多部作品,恰如其分地证明了吕虎平正是这样一位有着悲悯和良知的作家。1997年《西安晚报》就为他开设了专栏,2003年他的作品在《华商报》上也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这都是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从他写作本身来说,就是一种“玩”的心态,享受写作就像是听一首轻松的歌一样。“写作是为生活,并非为生存。创作是自我的,文学终究存在,永远存在。”实用功利主义者讥讽心灵求索的活动为“象牙塔里的梦魇”,这才真正是精神文明的苍弱。

万水千山全走遍,世界也随人陶醉

“爱的开始是一个眼色,爱的最后是无尽的苍穹。我们走过了许多春夏秋冬,我们走过许多冷暖炎凉,仍然能保持单纯的初心,一直向往生命的美好,在生命的最深处,人生最美的境界是清欢,它来自我们对平静、疏淡、简朴生活的追求和热爱。”

行走文学有着狂野而温情的笔触,自由不羁的灵魂,行迹天涯的浪漫。吕虎平的阳光气质更在于心态好,爱生活,会生活。他喜欢旅行,经常登山,穿着一身休闲装与大自然亲密接触,呼唤自然的真实与清新。这是真性情,真潇洒。

他走过许多地方,他说一首童谣,一段传说,一个普通的生意人,一次农家乐,都赋予了一个地方的历史印记和文化涵养。在旅途中,我们不知道迷雾什么时候才会散尽,不知道哪条路上布满荆棘,哪条路上暗藏沼泽,唯一可以跟随的就是我们的心灵。

   当一个人认为山间野菜比山珍海味更清香,当一个人认为路边石头比钻石更具有故事,当一个人觉得静静品味苦茶比喧嚣宴会更能荡涤心灵,他就可以毫不犹豫地舍弃世俗的追逐和欲望的捆绑,回到最单纯的欢喜。

 

     吕虎平有着超然的自省,回归自我,反观自我,主掌自我。在茫茫人海和滚滚红尘中,他秉着良善的情怀,活出了独立而滋润的人生。

?P p<?f/ ?#>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